云南公共就业服务网上线
您现在的位置: > 资讯中心 > 正文

情牵百姓心温暖脱贫路——云南省人社精准扶贫工作纪实

发布时间:2017-08-23

盛夏的独龙江畔,山青似黛,漫江碧透。

午后,77岁的当青老人坐在院子里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编织着刺绣香囊,脸上露出惬意的微笑。

作为独龙族仅存的几名“纹面女”,以往每次讲起过去生活的艰辛、自己“纹面”的经历,老人总是充满心酸。

而如今,老人逢人便讲,日子越来越好,生活有了盼头。

“现在,我闲着没事就做这个刺绣香囊,里面放一枚草果,可以卖10块钱。我儿子现在学会了木雕,收入也增加了不少,真的感谢党和政府帮助我们脱贫致富!”当青老人告诉记者。

由于高山阻隔,多少年来,独龙族居住在大山深处,忍受着贫穷和孤独。他们守护着边境国土,用实实在在的行动践行着“一个边民就是一个哨所,一户人家就是一座堡垒”的精神。

2015年1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会见了独龙族干部群众代表,总书记“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话语,让独龙族人民感到温暖、收获希望。

2015年3月,云南省人社厅对贡山县独龙江乡启动人力资源综合开发试点,通过技能扶贫,带动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对独龙江族的脱贫帮扶,是云南省人社扶贫实践的生动写照。

作为扶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云南是全国农村贫困面最大、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之一。到2015年末,云南省还有贫困人口471万人,贫困发生率12.71%,居全国第二位。云南扶贫工作事关全国脱贫攻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大局。

面对严峻挑战,云南人社人用心怀百姓、敢担重任的人文情怀,用锐意改革、勇探新路的奋进精神,用不畏难、不惧险、不怕苦、不停步的实践和探索,谱写出一首唱响彩云之南的人社扶贫赞歌。

技能扶贫——从“授之以鱼”到“授之以渔”,让贫困群众拥有一项技能,这不仅是改变个人生存困境的现实考量,也是阻断贫困代际相传的有效路径,更是实现民族未来发展的根本之道

8月的阳光炙热,却没能阻止独龙族手工艺协会会员们的制作热情,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创作木雕作品。

“这是独龙族特有的图腾——独龙牛头,牛角坚韧有力,牛眼栩栩如生。这是果盘、茶盘,外观新颖,雕工精细。”曾剑君对会员的每一件作品都爱不释手。

回想起两年前走出大山学习木雕技能的情景,曾剑君仍感慨不已。

2015年5月25日,曾剑君和独龙江的42名同乡赴大理剑川,踏上木雕技能培训之路。

“我们这些学员中最年长的有52岁,最小的才17岁。以前大家都不认识,很多人第一次走出大山,有一些学员甚至不会讲汉语。”曾剑君说。

3个月的培训,让43名独龙族学员不仅学到了剑川木雕导师精湛的刀工,思想观念更是发生了很大转变。大家都愿意敞开心扉,不断学习和成长。

从剑川木雕培训班回来后,学员们组建了独龙族手工艺协会,每天聚集在一起,精心制作果盘、挂饰、民族雕品,开辟了独龙江乡脱贫致富的新路。

2015年3月,云南省人社厅研究出台《独龙江乡人力资源综合开发实施意见》,提出独龙江乡人力资源综合开发的16条具体措施,从创业帮扶、就业扶持、人才开发等方面开展综合服务。2015年10月,云南省人社厅在独龙江乡成立云南省技能扶贫示范基地,分6批组织独龙族青年参加技能培训,共培训1800余人。

“家有良田万顷,不如薄艺在身”。据调查,云南的贫困人口大部分是素质型贫困。目前,全省农村劳动力中,小学及以下文化的占比为25.2%,初中文化的为57%,高中文化的为12.3%,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为5.5%。

扶贫先扶智。

脱贫攻坚最关键最核心的任务是要着力解决人的素质问题。从“授之以鱼”到“授之以渔”,让贫困群众拥有一项技能,这不仅是改变个人生存困境的现实考量,也是阻断贫困代际相传的有效路径,更是实现民族未来发展的根本之道。

“我们希望通过开展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式的技能培训和服务,让贫困群众掌握一技之长,让这些人力资源成为撬动地区发展的动力和源泉。”云南省人社厅厅长杨榆坚说。

2015年9月21日,云南省印发《云南省技能扶贫专项行动方案》。《方案》指出,从2015年起,云南省将利用5年左右时间实施“四个一批”,即依托当地龙头企业,培训一批适应当地产业发展需要的劳动者;依托定点培训机构,转移一批技能劳动力实现异地就业;依托技工院校、职业院校,培养一批适应云南省重点产业发展的技能人才;依托各类创业基地,扶持一批劳动者实现创业就业。通过技能扶贫专项行动,实现“一户一人、一人一技、一技促脱贫”,将人口资源转化为人力资源和人才资本,帮助100万名贫困人口脱贫。

大力实施技能扶贫专项行动,标志着云南省全面开启了技能扶贫之路。

这犹似一盏明亮的烛火,照亮了万千贫困群众前行的路。

就业扶贫——实施劳动力转移就业是当前贫困群众脱贫增收最现实、最快捷的途径,通过就业扶贫,真正实现“就业一人,脱贫一户”的目标

2017年6月8日,19岁的和红梅第一次乘坐火车离开家乡丽江,前往江苏常熟。

两个月后,和红梅已经成为常熟新世电子厂里一名合格的工人,也成为家人未来生活的希望。

“我现在每个月工资3000多元,厂子的环境很安全、很干净,家乡的领导一直关心和帮助我们,让我们很安心,以后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和红梅对未来生活充满信心。

和红梅一家是丽江大东乡建新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初中毕业后,和红梅一直在家务农。到外面世界闯一闯,学习本领脱贫致富,一直是这个善良女孩的梦想。

2017年5月,丽江市确定了新时期就业扶贫的战略:要求每户有劳动能力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至少开展一人次以上的技能培训,对每户有劳动能力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至少帮助一人以上实现就业,帮助建档立卡贫困户高校毕业生100%就业。

和红梅就是丽江市新时期就业扶贫战略的第一批受益人。

“我们充分发挥人社部门的职能优势,通过就业扶贫,积极鼓励和引导贫困群众走出大山打工就业,到外边见世面、学技能、长见识、练本事。通过成建制地引导和组织农村贫困劳动力转移输出,有效增加贫困家庭的收入,并为他们的各项权益提供可靠保障。”丽江市人社局局长和佳瑞说。

6月8日,丽江市和各区县人社局负责人护送114名贫困劳动力到江苏务工。从了解贫困群众的就业意愿到组织精准技能培训,从寻找合适的就业岗位到精细对接实现“人岗匹配”,从精心组织面试、体检、政审等环节到一路护送务工人员到就业企业,点点滴滴都饱含温暖,渗透情怀。

丽江市的探索,是云南省人社部门开展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工作的缩影。

2016年9月28日,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在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上强调,要把技能培训和农村劳动力转移作为人社部门的重要工作职责和核心工作任务,3年内要努力实现全省转移1500万名农村劳动力的目标。

方向既明,云南省人社部门迅速展开行动。

“我们坚持以培训为基础,以转移就业为核心,以脱贫、摘帽、增收为目的,牵头实施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扶贫行动计划。”云南省人社厅副厅长石丽康说。

2016年,云南省人社厅研究制定《云南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扶贫行动计划(2016-2020年)》,全面推进转移输出工作,并将就业扶贫试点范围扩大到东川区、会泽县等10个县区,最终实现对全省93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片区县的全覆盖。

云南省人社厅按照“每名厅领导包一个州市,具体抓好一个县;处长包一个县,首先抓好一个乡镇;其他干部包一个乡镇,具体抓好一个村”的思路,层层压实责任、全系统总动员,举全省人社系统之力,坚决打赢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攻坚战。

2016年,云南省实现新增培训农村劳动力352.62万人次,累计转移农村劳动力1036.3万人次,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0.17万人、8个“直过民族”7.35万人,超额完成省委省政府确定的转移农村劳动力1000万人次的年度目标,实现劳务收入4000多亿元。

今年刚满20岁的哈尼族小伙子何积黑,是云南省红河州绿春县三楞村的村民,这两年他切实感受到了外出务工带来的变化。

2016年,在人社部门的帮助下,何积黑走出村庄到上海打工。

“厂子里环境很不错,我现在已经是车间的熟练工了,每个月能有5000多元的工资。”何积黑欣慰地说,这两年他把工资都寄回了老家,帮助父母翻新了旧房子,家里人都很高兴。

“我想在厂子里再干几年攒些钱,等父母年纪大了,我要回家创业。”何积黑对未来充满信心。

为了让劳动力转移就业更“精准”,云南省人社厅加强与上海、广东、江苏等地的劳务协作对接。2016年,云南省人社厅成立驻上海人力资源工作站,与上海优尔蓝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20多家上海企业签订了劳务合作协议,仅2016年就向上海转移输出农村劳动力3.9万人,较2015年增长63%。截至目前,昭通市已向广东输出农村劳动力9.35万人,创造劳务收入46.8亿元;怒江州已向广东输出农村劳动力1124人,创造劳务收入0.56亿元。

显然,实施劳动力转移就业是当前贫困群众脱贫增收最现实、最快捷的途径,通过就业扶贫,真正实现“就业一人,脱贫一户”的目标。

扶贫扶志——真正的有效扶贫,不应局限在一时一事的帮扶,不应拘囿于即时见效的措施,而是积极帮助贫困群众逐步建立起自主脱贫的能力,着眼于建立脱贫致富、防止返贫的长效机制

2015年,曹磊返回家乡昆明市茂山镇开始创业。两年来,他创建的云南石斛、重楼、玫瑰种植基地,成为昆明市颇具影响力的高原特色农业示范园区,也成为永定村、东屏村村民脱贫致富的关键力量。

“我们将农民的土地流转过来,再吸纳村民到基地来工作,每家每户都是双份收入,村民们干劲很足。”曹磊说。

如今在昆明市,像曹磊这样的示范园区还有很多。

几年来,昆明市以省市400多个重点贫困行政村为主战场,围绕贫困村委会通公路、有房住、有水喝、有产业、有学上、有病能就医、有活动场所的“一通六有”目标建设,大力推进扶贫攻坚,取得了显著成效。

然而,如何找到致贫的“根源”,如何建立起长效机制拔掉“穷根”,如何确保脱贫不返贫,这是昆明市一直探索的方向。

“真正的有效扶贫,不应局限在一时一事的帮扶,不应拘囿于即时见效的措施,而是从扶智和扶志入手,帮助贫困群众逐步建立起自主脱贫的能力,着眼于建立脱贫致富、防止返贫的长效机制。”昆明市人社局局长姚振康说。

2013年,昆明市政府提出“用5年时间在全市范围内建设100个农业创业示范村”的战略部署,全面推动创业工作向基层、向农村延伸。

截至2016年底,昆明市已建成95个“农业创业示范村”,有4800余户成功创业,带动近3.3万人就业,初步形成“一村一品”引领就业新模式。

扶贫要扶志。要解决致贫的根源性问题,将应急性、兜底性的短期帮扶与系统性、基础性的长期谋划结合起来,才能实现精准扶贫、真正脱贫。

在实践中,云南省人社部门积极探索扶持发展优势特色产业实现劳动力就地就近就地转移就业的新路径,立足当下、着眼未来。

大理州仁寿村是杉阳镇人口较多的村子,由于人多地少,严重缺水,多年来村里的企业和集体经济都发展不起来。

“多少年了,我们尝试过、努力过,但一直找不到出路,村民们急切盼望着能摆脱贫困。”村支书陈伟林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40多年,对于村里的贫困状况,她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2016年,云南省外国专家局多名专家的到来,让陈伟林和村民们心里一下亮堂起来。

在入户走访充分了解村情民意后,云南省外专局决定开展引智入村,在仁寿村建立云南省外专引智扶贫示范基地,采取土地入股分红的方式,将农民手中的大量闲置土地流转过来进行合作开发。按照“政府+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云南省外专局建设了面积380余亩集肉牛养殖、芒果种植、清贮饲料种植等一体化种植、养殖基地,帮助当地300多名农民工创业,带动周边近1300人就业。

2017年8月,仁寿村入股村民实现首次分红,户均达1600元。

“现在,村民都乐得合不拢嘴,大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信心。感谢人社部门的帮扶,让我们村找到脱贫方向!”陈伟林感慨地说。

走近、倾听,人社部门将最真诚的帮扶送到贫困群众身边。

几年来,云南省人社厅下派了一批批驻村干部、领导蹲点扶贫,助推挂包帮联系点的脱贫攻坚。这些干部成为人社部门和贫困村民之间的沟通桥梁和纽带。

从2016年至今,一直在大理州杉阳镇蹲点扶贫的云南省人社厅扶贫队队长张雪松,对人社精准扶贫工作感触颇深。

修公路、建水窖、发展产业、促进就业、谈心聊天、捐赠衣物,一系列举措,让队员们和村民成了知心人。

这样的付出,顺民意,暖人心。

发展集体经济,帮助基层党组织改变“说话没人听、做事没人跟、开会没人来”的尴尬局面;加强村委会公共服务场所建设,提升村委会服务群众的能力;组织村民参加技能培训,组建村民种养合作社,寻找着村民未来收入稳定增长的路子。

这样的探索,启民智,得人心。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每个贫困村的变化不仅是村容村貌的改善,道路的畅通,水源的供给,更重要的是村民精神面貌和思想状态的改变。”张雪松说,以前村民们在一起经常聊的都是家长里短,现在却都在谈论怎么养羊、如何养猪,到镇上学哪门技术,打什么工收入比较高。这样的转变,值得欣喜。

从2015年至今,云南省人社厅的几十名扶贫队员成为了杉阳镇17个村庄脱贫致富的中坚力量。根植泥土,脚踏大地,他们用一点一滴的努力和脚踏实地的精神,为贫困村民勾画出脱贫致富的蓝图。

(来源:人社部)